他準確判斷雲層助我軍擊落兩架敵機

2020-11-23 09:21:31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本報記者 唐春成

  今年89歲的唐毅,老家高港區刁鋪鎮,目前居住在揚州市邗江區雙橋街道文苑社區。當年,唐毅作為志願軍空軍司令部的一名氣象兵,在朝鮮一線參戰,運用專業知識助我軍擊落兩架美軍飛機,也曾兩次在美軍飛機掃射下死裏逃生。

  初中報名參軍,被選調北京參訓

  11月16日上午9點多,在社區工作人員帶領下,記者敲開了唐老家門。

  “你好啊,歡迎家鄉報社的記者!”年近九旬的唐毅精神矍鑠,鄉音無改。

  唐毅興沖沖走進房內,取出嶄新的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紀念章。“我退休前在內蒙古氣象台任職,這紀念章是從內蒙古氣象局寄到揚州氣象局,然後再轉交到我手中的!”

  抗美援朝戰爭打響後,1950年10月,正在泰州中學上初三的唐毅積極響應國家號召,報名參軍。1951年元旦,他服從部隊安排,從揚州分配到南京海軍聯校,學習輪機專業。

  半個月後,北京海軍司令部一位參謀來到唐毅所在學校,緊急抽調10餘名品學兼優學生到北京培訓,唐毅位列其中。後來唐毅才得知,此次他被安排到中央軍委氣象局幹部培訓班學習。

  “培訓班設在北京德勝門裏的羊房衚衕,這個我印象特別深。”唐毅説,那時,國內氣象人才很少,氣象觀測還屬於高科技。

  唐毅説,此次他們460名學員培訓4個月後,第一批氣象觀測員畢業,又留下100人繼續培訓氣象預報員,他是其中之一。

  “學氣象觀測還行,學氣象預報真的很難,後者涉及到物理、化學、流體力學等,比較高深。”1952年初,唐毅從培訓班畢業後,被分配到丹東志願軍空軍司令部。他清楚地記得,自己是1952年4月1日開始在指揮所正式值班的,那天恰好是他的生日,當時他的主要任務就是做氣象預報員,為空軍服務。

  準確提供數據,助力擊落敵機兩架

  1952年5月的一天,空軍司令部接到報告,有4架美軍飛機飛到平壤上空扔炸彈。志願軍空軍司令員劉震問唐毅:“平壤天氣怎麼樣?”唐毅回答説:“平壤上空有兩層雲,一層高積雲,3000多米;一層層積雲,1500米左右。”劉震接着問:“雲層能保持住嗎?”唐毅肯定地答道:“能,能保持大約兩個小時。”

  就這樣,根據唐毅提供的精準氣象數據,當天,志願軍空軍出動飛機,利用雲層掩護,從8000米高空出擊,穿雲下降,成功擊落兩架美國飛機。

  朝鮮停戰協定簽訂後,美軍偵察機還不時在朝鮮上空飛來飛去。1955年春天,唐毅在值班時,一架美軍偵察機從漢城起飛後經過白翎島一路向北,飛到丹東沿岸,在上空兜圈子。

  “當時是陰天,美軍的飛機在雲裏,高度大約3500米。”唐毅介紹,“當時首長問,我軍飛機能否起飛,我回答:能,雲層無積冰,可以盲飛。”我軍飛機起飛後,依靠雷達引導,很快就擊傷美軍飛機。

  “氣象知識雖不是槍炮彈藥,但在戰爭中有着看不見的巨大作用。打個比方,如果沒有氣象技術支持,海軍、空軍就等同於盲人。”唐毅還記得,有一次,空軍司令員劉震摸着他的腦袋問:多大了,在哪裏學的氣象知識,學了多長時間?得知唐毅才20歲出頭,劉震説,你們這麼年輕,就掌握高科技知識,我們國家有希望。

  死神兩次擦肩,退休後研究不止

  “志願軍機場在國內,美國飛機時不時過來偷襲,瀋陽以東都屬於戰區。”唐毅回憶説,在朝鮮戰場,他也有兩次和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。

  第一次是1952年7月,他到指揮所外面的茶爐上倒水,搪瓷缸很燙,他便端着搪瓷缸在外面等水涼。

  這時美軍飛機發現了他們,突然衝過來一陣子彈掃射。他和燒水的戰士對面而坐,一排子彈正好掃射在他倆之間的地上。燒水戰士戴的大草帽被打飛了,撿起來一看,上面一個洞,當時兩人相距不到一米。

  還有一次是1953年春天。一天中午,他和幾個戰友到飯堂吃飯,要爬過一個小山坡,美軍飛機突然來了,“噠噠噠”一陣掃射過後,子彈就落在他們前方一米遠的地方,撿起來還燙手。事後大家分析,美軍從空中掃射放前置量時是按照正常步行速度,而爬山速度較慢,正因此,大家得以躲過一劫。“我們離死亡也就一米遠。大家都不怕死,畢業分配時徵求大家意見,我的選擇就是上前線。”

  後來,唐毅轉業到地方氣象台,此後一直用氣象知識為工農業生產服務,退休前任內蒙古氣象台台長。

  在地方氣象台,唐毅筆耕不輟,研究不止,他的《地形地理對天氣氣候的影響》論文被編入了北京氣象局專科教材,《氣象災害對農業產量的影響》論文獲內蒙古科技進步二等獎。

  作為航空氣象專家,唐毅至今一直引以自豪的是:“我這一輩子,重大關頭的氣象預報沒有錯過!”

  退休後,唐毅定居揚州,一直是社區活動積極分子。“我是老黨員,社區舉辦各種活動,需要我去的話,我肯定去!”現如今,唐毅還經常利用專業知識發揮餘熱,是文苑社區老有所為的典範。